亟待传承的会昌踩鼓
发布日期:2013年09月04日  来源:中国赣州网
 

    中国鼓文化源远流长,流传于民间的鼓也是五花八门,会昌县麻州镇东红村就有踩鼓的传统,据说已流传千年。脚鼓所用的鼓面宽9寸,高1.2尺,鼓槌一双长7寸。脚鼓是用脚控制鼓的声音、鼓的节奏、鼓的轻重,来演奏出不同风格的音乐节拍。鼓点特点是三阵鼓,三阵锣。主要演奏的曲目是四排公(《阳光走索》《王河骂鸡》《画眉跳价》《和尚拜佛》),曲目主要体现农家人避邪、五谷丰登、保平安等好的意思。

村民用脚鼓和其他乐器演奏。(资料图片)

初秋时节,笔者驱车来到会昌县麻州镇东红村鸭子田小组,今年75岁的陈文汉就住在这里。移桌、泡茶迎客,泡好茶后,陈老乐呵呵地聊起“笼吹”,聊到兴起,陈老搬来录音机,播放了一段“笼吹”的录音。“里面的鼓就是我敲的。”陈老说,这盘录音带是前几年一次表演时录的,他时常和老伙计一起听,靠着椅子,闭目回味。录音中的鼓点时急、时缓,时欢乐、时低沉,其他乐声随着鼓点的变化而变化着。听着录音,陈老的手指随着鼓点在椅子的扶手上“嗒嗒”地“表演”着。

    少年得艺用一生守望

为贴补家用,陈老从7岁开始跟着村里的陈亮发学“笼吹”,主攻踩鼓。作为关门弟子,陈老15岁登台表演至今已60年,每逢各村红白好事,都必请他去演奏,陈老的踩鼓技艺堪称一绝。

在一般人看来,敲鼓是手的专利,与脚不相干,更别提将脚放在鼓面上挪来移去。而踩鼓表演,如果不把脚放上鼓面,敲出来的声音还真没那独有的韵味。

陈老介绍,踩鼓演奏者须将左脚架在鼓上用脚后跟施压在鼓面上,不同的力度、位置和鼓槌技巧,可以衍生出无数生动的鼓声,因此踩鼓又被称为“压脚鼓”“踏脚鼓”。技艺到炉火纯青时,能在压脚鼓上敲出七个音,还能模仿风声、水声、雷声等各种声响。

陈老将自己独特的踩鼓技艺传授给包括儿子在内的数位弟子,亦有所成,但在他看来,“学是学了,但没有天天练不行”。早在七八年前,原本在一起的几个老伙计四下分散,陈老便很少登台表演。

赋闲在家,陈老也很少动鼓。在陈老家,以前追随陈老四处献演的大小鼓都被层层包裹着,安置一隅。陈老担心敲鼓吵闹,影响邻里,闲来无事就拉二胡解闷。

踩鼓适宜掌中戏、木偶戏、道教音乐等地方戏曲的配乐,对于营造音乐氛围、烘托剧情、刻画人物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,因而也成为乐队的指挥者。

随着时代变迁,适用踩鼓的场合越来越少,学踩鼓的人也屈指可数。会昌踩鼓能否传承,陈老摇头称“难”。

    传统手艺难觅继承人

造鼓不是一件易事,要选好木材,通常使用泡桐,树要大、轻、绵,要特别干,否则音质不好。最难的是整牛皮,工作量很大。“造鼓师傅不是木工又要熟悉木工,不是漆工又要精通漆工,不是画工又要是画工。”陈老说,造鼓是一个精细活,“有半点马虎,鼓的音质就不好”。“做鼓全部用手工操作,一只鼓一般要做三四天,一年所做的鼓不足10只,现在一只鼓也就能卖到300元左右,除去成本,一天的工钱只有二十来元,多的时候也就三四十元,利润太低了。”说起做鼓的收益,陈老有些无奈。

学鼓艺更不易。当笔者问陈老是否有人愿意继承其衣钵时,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:“学鼓不容易,首先对手脚协调的要求特别高;其次踩鼓的谱子用现代文字符号和乐谱根本没法记录,全靠口传心授;加上各村人都有自我保护意识,这也加快了很多民间技艺的失传。现在效益又不好,年轻人出去务工一天随便就能赚几十元到一百元,还有哪一个愿意来学踩鼓呢?我前后带过几个学徒,但都做不好。只有一个得意弟子,迫于家里的经济压力也外出务工去了。我的儿子在外面务工,要他继承我的手艺,他根本就没有这个想法。”

近些年,陈老参加了省、市农民业余艺术调演。据陈老回忆,当时有数十支表演队,他代表会昌队参演,一轮表演结束后,现场观众将他们围得水泄不通。有什么比遇到知音更令人兴奋的?听到掌声,对他来讲就像得到了最高奖赏,那种荣耀绝不亚于歌星在台上表演。

“会昌踩鼓流传多年,我真担心有一天技艺失传,希望有关部门能组织人员抢救一下这一古老的技艺。”老伴嗔怪陈老好管闲事,他却说:“人总要做些什么,不能平庸地过一辈子。”

随行的该县文化馆馆长梁玲娜告诉笔者,为使祖辈们留下的绝活源源不断地流传下去,目前,该县也在积极地进行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和保护工作,踩鼓技艺已列入赣州市第二批市级非遗保护项目之一,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踩鼓这一中华民间技艺中的奇葩,依旧会开出美丽、鲜艳的花朵。

 

 
 
责任编辑:杨 北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