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7岁老校长王希萍:我们的教育一直在大步向前走
发布日期:2018-09-13  来源:中国文明网
 

  我叫王希萍,今年87岁。作为一名一直坚守在教育第一线的老教师,我真切地感受到了改革开放以来教育的巨大变化。可以说,从“没学上”到“有学上”再到“上好学”,我们的教育一直在大步向前走。

  66年前的选择,至今无悔

  我是新中国刚刚成立不久就参加工作了的。记得是1952年,我21岁的时候,成了天津市河北路小学的老师。刚开始当老师的时候,我年轻,有活力,靠着一股子热情干工作。后来慢慢发现,做老师不是简单的把知识传授给孩子就行,这个行业和其他工作不同。其他工作做不好,毁的是一个物件儿,但老师干不好,毁的是一个孩子的未来。

  我还记得1976年唐山大地震,天津也受到了波及,当时我已经是岳阳道小学的校长了。看着倒塌的教室,看着满眼的断壁残垣,我想,不管怎么着,不能耽误学生上课上学。我们到处去借教室,幸好,没耽误孩子们。

2018年8月27日,新学年第一天,王希萍在校门口迎接学生们入校。图片由天津文明网提供

  其实从体制上,我65岁就退休了。那时候学校成立民办公助学校,要求校长必须得是退休人员担任,于是我就去建设民办公助学校。

  又过了10年,我75岁的时候,和平区取消了所有民办公助小学,要建立一所纯民办小学。那时候,我有过犹豫,想着不去担这个担子了。但当时教育局的领导找到我,希望我还能发挥余热,就这样,我成了天津市逸阳梅江湾国际学校的理事长。

  从年轻时候我就有个习惯,每天早上在校门口迎接学生入校。后来我当了校长,有人说“您那么忙,就别出来了”。但这个习惯坚持了这么久,说放下我还真不适应,另外我也想给年轻教师和学生们做个榜样,就坚持下来了。只是最近这两年,我岁数太大了,腿脚不利索了,做不到天天候着孩子们来,但是一个礼拜也能坚持个一两天。

  改革开放浪潮中诞生的“三结合”

  1979年,全国上下正在兴起改革开放的热潮。那时候我已经从教27年,从大队辅导员到校长,我见过了身边不同风格的老师、不同性格的学生和不同脾气的家长。我总结经验,在全国范围内第一个提出了“学校应当调动家庭、社会各个方面力量共同办教育”的理念。年底,岳阳道小学成立了学校、家庭、社会“三结合”的教育委员会。

  那个时候调动社会和家长的力量是很难的事儿。在人们的脑子里,教育就是学校的事儿,家长们更是普遍认为,“我把孩子交给学校了,教不好是你们的责任。”

每逢下雨天,老师们都会撑伞排成一队护送学生进教学楼。而王希萍(左二)一定会候在教学楼门口。图片由天津文明网提供

  为了动员社会参与教育,我主动同社会上热心教育事业的企事业单位联系,将学校所在社区的街道办事处、居委会、派出所、商店等作为社会实践和劳动服务基地;我敞开校门请老红军、劳动模范等来做校外辅导员;我带孩子们走进社会、走到大自然中去,将各级领导干部、艺术家、革命军人、科技工作者等吸引到“三结合”教育大家庭中来,发挥出他们应有的作用。

  作为“三结合”教育中关键一环,家长的作用至关重要。有的家长懂教育,有的不懂。为了让不懂教育的家长能够了解教育、自觉自愿参与到教育中来,我们成立了“家长学校”,邀请有关专家和那些懂教育的家长来讲课,让家长们有了沟通的桥梁。

  从“教书育人”到“育人教书”

  我们总说老师的职责是“教书育人”,但我觉得应该是“育人教书”。

  韩愈在《师说》中说“师者,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”,可见在自古的教育理念中,传道是排在第一位的。我认为,所谓传道就是传授道德观念,即我们时下所说的“德育”,这是所有教育的基础。

  面对育人的重任,我要求所有老师做到言传身教,要求学生做到的,老师要先做到。“三结合”教育,学校是作为其中的一个主导环节,因此老师们的一言一行必须符合师德标准。为了提高年轻教师的使命感、荣誉感,我们每学年都会组织“拜师会”:每一名新入校的年轻教师要拜一名老教师为师,跟着学习如何做一名合格的教师。

王希萍(右)和学校老师商讨校刊的相关事宜。时至今日,王希萍依旧坚守在小学教育的第一线。图片由天津文明网提供

王希萍在报告会上,和年轻教师们分享自己的经验心得。图片由天津文明网提供

  这些年,我们的经济条件越来越好了。一些家庭的卫生、三餐由家政或者保姆来完成,有些孩子们失去了学习做饭和洗衣服的机会。为了弥补这样的损失,我在学校每个年级组织不同的家务评比。低年级的孩子比赛擦桌子扫地,高年级的孩子比赛做饭洗衣服。孩子们很快就学会了烧米饭炒菜。每年组织游学,我们要求孩子们自己洗内衣、袜子这些小件儿衣服,每次游学回来,总有家长跟我反映,“出去一趟,孩子长大了!”

  除了育人,老师的职责还有教书。我始终觉得,作为老师不是把知识给学生就够了,还要教方法,让学生了解学习的目的。我们总说“要培养合格的毕业生”。我认为,合格不是毕业考试考得好就合格了,一年级打好基础,每一年升级的时候都得合格。就像盖房子,从地基到顶层,层层符合要求,这个建筑才能稳固。

  从21岁到87岁,干这行66年,党和政府给我了很多荣誉,其实我只是做了一名普通教师该做的事。现在,我每天还会去学校上半天班,7点到校,中午几点走就不好说了,有时候忙起来就到下午了。有人问我累不累,其实说实话,累是肯定累,毕竟身体和精力大不如前。但我想着,既然社会、老师、家长们都信任我,我就再干几年,实在干不动了,再说。(作者:王希萍)

 
 
责任编辑:施娟慧